校外培训机构,从深圳开始退出历史舞台

对于校外的教育培训机构,大家都是爱恨交加。

爱的是,把孩子送去补习班,孩子的学习成绩能更上一层楼,而且有老师看着管着,不用待在家里看电视、玩游戏,省心很多。

恨的是,一些校外培训机构存在价格虚高、资质虚报等问题,甚至于,近日有一位家长充值40万元给孩子报培训班,却面临培训机构崩盘退费无门的困境。

这些事情再一次把校外教育培训机构推到风口浪尖:

培训机构办的是教育,还是生意?

01

其实,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乱象问题早就引起国家层面的重视了。

2021年3月18日,人民日报推出评论报道,四问校外培训,剖析乱象背后的原因,探讨行业健康发展之道。

2021年3月29日,中央电视台在节目中明确提出“影子教育”严重地破坏义务教育生态。

2021年6月1日,国家市场监督管理总局通报针对校外培训机构市场的重磅处罚,对作业帮、猿辅导、新东方、学而思等15家校外培训机构分别予以顶格罚款,共计3650万元。

早在今年两会期间,就有这样的提案:

1.很多孩子下课后即被转到校外培训机构,有些学校也通过校外培训机构实行遴选。

2.孩子在学校和培训机构之间连轴转,白加黑,五加二,寒暑假也得不到休息,压力很大,身心遭到摧残,出现超龄学习、超纲学习。

3.家长们也被绑架到了这些校外培训机构,耗时费力……

一些更高层面的问题也浮出了水面:

1.孩子在学校课堂都学不好,何苦要去校外机构?这属于本末倒置!

2.对资质平平、学习习惯不好的孩子进行校内校外连轴转,是一种身心摧残。

3.学校已经设置好的科目,还要去外面补课,这是对现行教学体系的否定!

让我们来看一下针对校外培训市场的一些政策的时间节点。

看得出,教育部对取缔中小学校外培训是真的下了决心。

一方面,是对校外培训机构痛下“杀手”,为此不惜重创一个“欣欣向荣”的产业,多家教育机构股价狂跌,企业开始大裁员。

另一方面,又及时出台文件,规范和推动“课后服务”,并在全国开始试点。

教育部在6月22日遴选公布了首批23个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单位,同时下发通知要求推动课后服务全覆盖,保证课后服务时间,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,严禁以课后服务名义乱收费。

推动课后服务全覆盖,保证课后服务时间,提高课后服务质量,强化课后服务保障……

教育部的通知话不多,但字字珠玑,每句每字都说到了家长们的心坎上。

毫无疑问,取消“校外培训”已经是一个趋势,最多3年,校外培训机构就要真正转型或者销声匿迹。

02

在首批23个义务教育课后服务典型案例中,深圳榜上有名

深圳市规定的课后服务时间为下午放学后至18:00,进行1-2 个课时的课后服务,学生自愿选择参加,全部免费

深圳市课后延时服务包括:

1.开展学生自主作业、自主阅读、教师答疑等学习活动。

2.开展有利于学生全面发展和培养兴趣特长的社团活 动、体育和艺术活动以及社会实践活动。

3.因地制宜组织学生就近到少年宫、科技馆、博物馆、美术馆、高科技企业等场所开展参观、学习和训练活动。

这些就是深圳能够成为“典型”的杀手锏。

▲国家级示范性高中——深圳高级中学

教育部的相关文件,其实就是把这些典型城市的优秀做法整合在一起,再进行推广。

其实,教育部的策略,是把“补课”这样的事,安排在学校里,通过推广“课后服务”,由学校取代那些校外教育培训机构的功能。

我们再仔细看一看教育部的文件,里面规定得非常细。

“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原则上不早于当地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后半小时”,也就是说:假如普遍的正常下班时间是下午6点,课后服务结束时间就不早于6点30,记住,是“不早于”,并没有规定最晚可以到几点。

“课后服务”的内容也有详细规定:“指导学生完成作业”(以后就不在家写作业了),“帮助学习有困难的学生补习辅导”(差生的福利),“指导学有余力的学生拓展学习空间”(优等生的福利)。

推动课后服务高质量全覆盖,不仅可以切实解决家长接娃难题、减轻家庭负担,还可以为孩子减负,有助于课外辅导降温。

如果孩子能在学校完成作业,又能开阔视野、拓展兴趣,对许多家长来说是喜上加喜,对校外培训乱象来说则无异于釜底抽薪。

由此不难推断,在深圳,校外教培机构已经奏响了退出历史舞台的序章。

03

对于家长来说,自己下班晚,可以在学校托管,接孩子就更方便了,而且还是免费的,减轻了家庭负担。家长无疑是获益方,不用多出钱,就得到了更多的服务。

但是,在现行的最新政策中,教育实施了分流,有一半的孩子会在初中毕业后,失去读普通高中的机会。

那么,谁又甘心在孩子人生的第一战中,完全做一个旁观者?

我相信,没有哪个父母甘心“全部放手”,因为孩子始终处在横向竞争中,他(她)必须击败同龄的孩子。

因此,家长的焦虑不会因此而减弱,他们会更关注孩子在“课后服务”中的收益。

虽然这在本质上只是一种“被动收益”,但没有家长会感到满足。

即便“课后服务”做到非常规范,家长仍会有给孩子吃小灶的欲望。

可以预见,像深圳、广州、佛山这样的大城市,会大力发展“官办补习班”,因为大部分家庭有相对优越的条件,再加上这些城市有更多元化的教育资源。

所以,深圳、广州、佛山会更偏向于让孩子从考试中得到解脱,至少在小学和初中阶段,孩子会得到“强制性福利”。

作为家长,最大的困境在于:

是让孩子在“课后服务”中愉快玩耍,还是把“内卷”的战火引向家中,进行继续式的秘密的学习。

04

有人说,取缔有证照的校外教培机构还可行,但根本不可能禁止上门私教的存在。

有钱人请最好的私教关起门来在家辅导,怎么抓?

这样一刀切只会导致地下辅导市场混乱,学费飙升,只有富人才补得起,更拉大贫富家庭孩子之间的差距。

说得很对,就好比普通老百姓去街边发廊找站街女,立马被抓。而富人们在私家别墅里开着泳装Party,驾着豪华游艇和小姐姐们遨游大海的时候,却可以为所欲为。

教育从来就不是为了公平,而是为了分层。

富裕阶层的孩子,读书不是他们的唯一出路,他们甚至可以不参加国内的高考。

对于普通孩子来说,读书才是唯一出路。

所以,我们至少给他们一个相对单纯的读书环境,一个不用补课、没有课外培训、不恶性竞争的环境。

///////////

我只是单纯地心疼孩子,他们真的太累了。

他们在最该快乐的年纪,选择了拼命。

毫无疑问,一个连孩子都这么拼命的国家,肯定能成为世界上最强大的国家,我们该欣慰吗?

我拼命,所以我优秀。

我优秀,但别问我快不快乐!

为您推荐